您的位置: 西城信息网 > 科技

江南深海知我意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56:54

  游啊游……游啊游……婉婉转转,千千万万,那熟悉的红褐色树木又出现在眼前,天空云卷云舒,好一番宁静美好的景象

  游过了子木桥,游过了浅出的沙滩,再游到那红砖绿瓦的寺庙前,痴痴地望着曾听人言:这附近一带,人们都对一个名叫子木的人推崇之敬,又听说那人姓关,是三国时期名将关云长的后代,武艺高强,处处为百姓谋福,为了反抗朝廷,结果被处死所以这里的每一座桥,每一座山,连唯一的那条河也被称为了子木河

  只有她知道不是,子木是姓关,但与关云长却无血脉关系她日复一日地游到这寺庙外,就想看那一个人,看见了他,她仿佛就看见了子木,如今三百年过去了,她从没想到这世间竟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从流入寺庙的一条小渠里,她偷偷地游了进去,小渠很小,勉强可以容得下她的身体,还记得以前时,她还是那么的小,没想到如今却长得这么粗,那么壮,游在这小渠里,竟然很是费劲,尤其是她的心,一直跳个不停

  她终于看见了他,把身体紧紧地沉在小渠下面,只是将头部微微地拱起,偷偷地注视着他

  通过她的视线往那边看去,是一个亭子,亭子里坐着一位书生打扮的男子,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色红润,嘴角时常隐藏着一抹笑容微风拂来,吹起几缕发丝,他抬起右手轻轻地拂至耳际,然后站起身来,看着西边即将逝去的晚霞发呆,那抹笑容却变成了深深的忧郁

  天呐,他的每一个动作竟然和子木一模一样以前的时候,她还很小,她还是躺在小渠这个位置,那时子木想洗下手,来到渠边,结果就看见了她起初子木感到很是惊讶,然后笑了起来,说:我曾听方丈言道,这世间万物生灵,都皆有灵性,不曾想,在这佛门净地,却遇上了你,实乃有缘说罢,还朝她拱了拱手,才自离去了

  说什么实乃有缘,只是有缘的厉害,如果不是他,她早已死在那片沼泽里了是他从树上折来树枝,将她从沼泽里挑了出来,所以说是他救了她,这便是缘的开始了吧

  他是一名武艺高强的江湖人氏,听他说是来自于荒凉的大西北的深山里,然后来到中原大地,结交了许多的英雄好汉,看不惯当今圣上的昏庸无能,导致战争四起,百姓家破人亡所以他和他的那群英雄好汉一齐加入了以光复汉室,救万民于水火中的一股势力当中,四处征战,救苦救难

  十几年来,他从来再没有看见她,就算是看见了,他说不定也认不出她来而她,却时时跟随他的足迹,在战场,在破庙,在荒山野岭的行军途中,她时时地跟随着他,好若在浪迹天涯

  还记得在破庙的那一次,他受了围攻,三千士兵死伤无几,被迫来到破庙当中他受了好重的伤,一支箭射中了他的肩部,大腿也被戳伤,鲜血直流,但见他忍住剧痛,撕破衣服将大腿上的伤包住,然后咬紧牙关将那支箭从肩部拔了出来,鲜血顿时溢出,他用尽他最后的力气用布狠狠地按住伤口,然后晕了过去

  起初她以为他死了,伤心不已,所以她的心很是疼痛,她又认为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于是她爬上他的肩膀,将他的手弄了下去,轻轻地舔着他的伤口,一遍又一遍

  他终于醒过来了,也许是感受到伤口湿润有物舔舐,所以一只手慢慢地滑上肩部,抓住了她的身体,大感惊讶,转头往来,却是惧怕不已,不知哪来的力气,将她狠狠地扔下,她疼痛难耐,看着他惧怕的眼神,悄悄地躲到了门后

  她终于活了下来,从此以后,她又跟着他去过了许多的地方,天南地北;也经历过了许多的战争,生生死死;也有一次被人抓住,想烤来吃掉,还是他出手将她放过,惊险不已

  她想,他应该是认得她的,不然千千万万条她的同类,都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却为何每一次遇到危险,都是他出手解救有时,她就待在他不远处,悄悄地打望着他,他也会偶尔地转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然后对着明亮的夜空,诉说他的伤痛,幼时的生活,眼下的苦难

  终于,他的死,让她明白,这世间的一切都像极了人们所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那一次,她亲眼看见他被他的几个同伴合谋杀死,才知道了人心险恶他立过了那么多的功勋,手上有那么大的权利,多少人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中,却未曾想到自己到头来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他们将他的尸体扔进了一个山谷,她伤心绝望,而又非常愤恨,那一次她终于亮出了她自己的獠牙,在他们熟睡的晚上,她悄悄地潜入,将他们一个个的咬死,才去了那个扔过他尸体的那个悬崖

  小心的,慢慢的,她从悬崖上往下爬去,她想尽快看到他,看到他的尸体,不觉间就被滚入山谷,嶙峋起伏的石头擦破了她的皮肉,血污模糊,她终于来到了他的跟前,涌入他的胸膛

  她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抱着他了,却是他死亡后的尸骨,这得多么的残忍一连十多天,她都未动分毫,只是想感觉他的胸膛还是热的,可是她怎么也不知道,自己却是人们所称的冷血动物

  他怎么那么像他难道这世间真有轮回一说三百多年了,她已不是当初那短短细细的模样了,如若被他见到,他还会认出她来吗不信,她绝对不能让他看到,这样会吓死他的,她已经吓死过好几个人类了

  他从亭子里离去了,此时黑夜弥漫整个夜空,有一牙弯月静幽幽地显现出来,她慢慢地沉下身体,看着那牙弯月,宛若三百多年前的那个有着圆月的晚上,她待在他的身旁,听他诉说自己的故事,如此静谧良辰,温言濡语,她便静静地睡去了

  次日天明,一直到午间太阳升至头顶,她还是没有等来他,她想他可能在旁晚时分会过来吧,于是慢慢从小渠里往外退去,一直到了子木河里,突然她看到那寺庙起了大火,几十间庙宇同时燃烧,火光通天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突然担心起他的安慰来,这时子木河上突然出现一艘木船,木船上有两人,一人正是他,另外一个看起来武威不凡,快速划着浆

  在他们后面的陆地上,却是大队的官兵,有许多的官兵又找来了几艘木船,好像在追赶着他们

  “大皇子,不要再跑了,如若你束手就擒,皇上肯定会饶恕于你”后面有官兵大声喊道

  “放屁,二皇子殿下图谋不轨,谋权篡位,天下皆知,登基皇位不算,还想赶尽杀绝……”

  只见他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他的部下不要再说,自己也始终不置一词

  这时,后面的那几艘船不再追赶,而是从陆地上突然射来密密麻麻的箭,想将他们俱都射死情急之下,那名部下急忙扔下浆挡在他的身前,顿时,几十支箭就射穿了他的胸膛,一瞬致命

  他急忙扶住他,不曾想他最后一名随从也为了他逝去了他痛苦不已,眼角流下伤痛的泪水无尽的箭还从空中射来,她终于忍受不住,尾巴一甩,就将他的身躯缠住,只留下头部在上,在水面上一路逆流而上

  眨眼之间,她就携着他穿过子木桥,相继远去了,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在水里翻腾的黑点

  她要带他去哪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最后她狠下心来,想把他带回家去,想从此以后悉心地照料于他于是她先把他放在一处很隐秘的岸边,然后急忙潜入河底,在水下弯弯绕绕溜回家中,拿来了辟水珠

  他还在岸边昏睡,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一路奔波劳累,但在她看来,却是那么的甜蜜

  她用信子轻轻地将避水珠放入他的口中,然后用尾巴缠住他的躯体一抖,那颗避水珠就从口里咽下,到至胸中了

  她依旧缠着他到了河里,然后潜入水下,通过一条条弯弯绕绕的路,终于来到了她的家中,只见进入她家的石洞前,数以万计的长蛇皆吐着信子,幽幽地望着她

  她停了下来

  原来她是一条活了三百多年的蛇,她的家是一个偌大的石窟避水珠突然失窃,她的族类以为是外族偷盗,本欲召集族类追寻,不曾想便遇到了刚好回来的她

  这万千蛇类之中,除却许多年幼之蛇,便有十多条巨大无比的长蛇,看来是她们族类的长辈,其中有几条竟然能吐人言,道:“思美,你这是做什么为何带人类来此”

  思美吐着信子,呜呜地说了几声,族中那条长蛇又道:“你这是何苦呢,人蛇有别,这会遭天谴的”

  思美又低沉地叫了几声只见万千蛇类皆让开道路,恭迎思美入蛇窟

  思美将他放在一个石台之上,然后也盘踞到石台之上,那十几条巨蛇皆伏其下,其他万千蛇类也同时匍匐在地,伸出信子虔诚地望着思美

  “思美,我族受此良久,再过十日,便有三千三百三十三年,可谓时日之长,不知大难何时能了,如今你救回人间凡夫俗子,上天也会感念好生之德,饶恕我族劫数,还望十日之后,你能加冠为王,带领我族早日脱离苦海”

  思美又吐着信子说了许久,怎奈那十几条中的一位大声斥责道:“不论受多大罪过,我们都不能望却自己的根本,什么蛇就是蛇,根本是无稽之谈”

  思美无奈地点了点头,于是族群才各自散了,整个蛇窟便留下了思美和他一蛇一人了

  思美静静地看着他,想着他就是子木,在那片山谷之下他的躯体,她就那样静静地躺在他的胸口,直到尸体腐烂,发出恶臭,但她还是不愿有任何动物来靠近于他

  可是如今,她已从那条人类手臂粗的蛇变成比成人腰还粗的大蛇了她轻轻地舔了舔他的脸,然后又舔了舔他的肩膀

  一连七日过去了,她就那样静静地守护在他的身边,可是他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而他的脉搏却有着韵律般的跳动

  等到第八日,突然有一条乌黑色的小蛇突然来临,给思美说了几句,思美惊恐地游了出去

  原来在此处八十里外有一道观,道观上居住着一位五行散人,那五行散人道法高强,以除魔卫道救济天下苍生为念就在那一日,他亲眼目睹了有条巨蛇缠着一个男子深入河底,于是多方打探验证,才来此验明真相

  思美游上河时,她就已经看见了密密麻麻的蛇类吐着信子都注视着岸边一位穿着青色道袍白胡子的道士

  那道士喊了开来:“大胆妖孽,竟然谋害人类,还不之罪”

  “请问道长,我们何罪之有如此这般残害我们的兄弟姐妹”依旧是那个能吐人言的巨蛇

  思美朝那条巨蛇那边望去,只见几百条小蛇翻着肚皮漂在河上,可见是已死良久

  “畜生,还不知错”那道士叫道:“你们一族曾犯下天条,私自放走妖魔美杜莎,于是将你们一族贬为畜生,如今不好好悔改,竟然残害人间,可谓是不知悔改”

  “道长错怪了,我们并没有残害人类,只是将他解救于此”那巨蛇又道

  “混账”那道士骂了起来

  于是那巨蛇将思美带回人类的情由讲了一遍,还望道士能够体谅怎奈那道士毫不通情达理,怒道:“还不将他送出来,免得贫道今天替天行道”

  “思美”那巨蛇来到思美的跟前,“要不把他交出去吧,我们不能功亏一篑啊”

  只见思美摇了摇头,她的身体也随着头不停摇摆,荡起阵阵的水花

  “无知的畜生”那道士大叫,说罢拿着拂尘踏水而来,直达思美之处,他已经看出了这条蛇乃她们一族的头领,血脉与其他蛇不一样,全身的颜色由淡黄慢慢变成赤红

  就在那道士要到思美跟前之时,那巨蛇突然从水中跃起,张开大嘴,露出长长的獠牙迎上道士

  就算受再多再大的苦难,他们这一族都不能对族长,他们的女王不敬,这是尊严,又是信仰,也是他们生存之根本

  “好你个妖孽”

  于是那道士与巨蛇斗了开来,道士道法高深,拂尘的一甩犹如翻江倒海,没过片刻,巨蛇就已经被他制服,狠狠地摔倒在水面上

  万千蛇类看见巨蛇落败,便都朝道士而去,道士见群蛇众多,急忙从水中弹起,升至半空,与其相斗

  这时,思美突然吼了几声,所有的蛇类便都簇着巨蛇回到水底蛇窟

  在蛇窟之内,思美慢慢地游到他的跟前,看着他紧闭的眼帘,将头贴在他的脸上,兀自悲伤不已

  “思美”巨蛇沉重地道

  思美没有理会,她不想交出他,她要他永远地留在她的身边,世人太过险恶,只有她,只有她会好好地保护他,她不愿失去他

  这时,一声纤细的听起来乱七八糟的声音传至水底蛇窟,万千蛇类顿时不由自主地摇摆起来,没过一会,那些蛇都双眼圆睁,直直地望向她

  “不好,这臭道士”巨蛇骂道,说罢将自己缩成一团,抵抗着这声音

  万千的蛇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吐着信子慢慢地朝思 来思美哈没有察觉,直到有一条蛇突然在她的身体上咬了一口,顿时明白,急忙卷起他通过众蛇出了蛇窟,想找一个没有族类,更没有人类的地方,就一人一蛇过上快乐的生活

  可是当她出了蛇窟,潜行几里之后,突然发现这四方所有的蛇已经包围了她的去路她被逼上了水面

  只见那老道坐在空中,嘴里不停呢喃什么咒语万千的蛇也游在水面,不由自主地朝她涌来

  他一到水面之上,就已经苏醒过来,突然发现在被一条大蛇缠住,而四周俱是望不尽的蛇类,顿时再次吓晕了过去

  共 616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条蛇,得子木救护,自此便伴随他左右,天涯海角,默默守护子木为救黎明于苦难起兵兴汗,几经磨难最终却被自家人所害权与利,共患难容易而富贵难,子木没有死在战场,而是死于人心的可怕轮回苦长,再见,他似他而非他,同样的容颜甚至是举止的很相像,于是,她又一次默默相望,在他遇难时舍命相护道士不分青红皂白杀害了思美,而最终终被思美的情义所感动,放过了思美的族人一则凄美的神话爱情故事,情节生动,包含着情与义还有着人性的可怕与贪婪问好作者,倾情推荐【:樱水寒】

  1楼文友: 1 :17:1 小里格这篇立意不错期待精彩多多

  回复1楼文友: 17:55:4 好嘞,师傅

  2楼文友: 1 :17: 0 文文写好后多读读,多修改哈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心律失常疲乏无力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儿童骨质疏松吃什么食物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