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城信息网 > 科技

成思危中国平均工资5万多增速将达19不靠

发布时间:2019-09-13 10:53:07

成思危:中国平均工资5万多 增速将达19%不靠谱

脑、互联技术的发展,我认为正是处在接近高潮的阶段。如果银行视而不见,那肯定就会受到更大的挑战。

吴小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互联金融的风险规管我们可以怎么样进行?

成思危:它是一个新的事物,新的事物本身它是带有风险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有一点,这是制度经济学里有个名言,就叫交易先于制度,没有交易你根本就看不到问题在那儿,你只有先让它去交易,通过交易后发现问题,然后通过建立制度来限制它,如果你一上来一棒子打死了,那还谈什么监管呢。

解说:1998年,成思危以一号提案开创了中国的风险投资事业,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但是十年过后,从2008年开始,私募基金取代风险投资成为金融市场新的热点。大量风险资本在找不到好的项目的情况之下,开始一窝蜂地将目光转向传统行业,使创新企业更难得到风险投资的支持。

吴小莉:现在的风险投资会不会有一种投资偏好,就一窝蜂大家流行农业一窝蜂到互联,然后现在到文创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

成思危:有,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整个的风险投资的重点是往后移,什么意思呢,就是往上市前去移,因为这个时候风险最小,所以呢你看私募基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发展,也就是这样一个原因,这个我是很担心的。因为如果没有人去敷鸡蛋出小鸡,都到后头给鸡打激素,让它长大去卖,这个就是危险了,所以最近我一再提倡要搞天使投资。就是在风险投资,在真正开始建立企业之前,就要给。美国数据我看了一下,从提出想法到最后能够变成上市企业的万分之八大概是。也就是说你风险是很大的,但是如果没有最初的,对这一万个项目的支持,最后那八个就出不来。

所以我现在的看法,在天使投资和前期上下工夫,当然这个需要有政策的支持,有风险投资家们自己的一些觉悟。我认为最好的风险投资家是叫做为人所不为,能人所不能,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异军突起。

解说:有评论认为在中国,风险投资发展瓶颈之一是立法问题,近年来,《企业法》、《公司法》和《证券法》都做了相关风投的修改。而《风险投资法》迄今未出台。

吴小莉:您曾经希望风险投资法能够出炉,曾经在2003年的时候,您还特别乐观的觉得2005年就会出炉,但现在还没有,到底卡在那儿?

成思危:风险投资法的问题,涉及到一个。投资基金法的问题。投资基金法,我们1999年就开始在讨论,当时我记得在宁波开了一次会,我还以人大副委员长身份去参加。当时投资基金法我提出包括三个内容,一个是证券投资基金,一个是产业投资基金,一个是风险投资基金,可是最后大家只同意。把证券投资基金放进去,而那两个没有放进去,所以呢到现在为止,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的去做工作。这个产业投资基金我曾经开了三年的闭门论坛,我还是论坛的名誉主席,不要参加的闭门讨论,大家也都取得了比较多的共识,但是对于怎么建立,由谁监管,这个里头的风险如何防范等等很多问题,也还是在争论当中。上一届人大也曾经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看来也还没能够解决。我只能寄希望这一届或者下一届的人大,立法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主持人:最近,中国分别与英国和韩国签署相关文件,欲将伦敦和首尔打造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有分析认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入快车道。不过也有专家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还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人民币要想跻身全球主要货币的行列,还需要跨越万水千山。

吴小莉:您提到人民币国际化时间的区段,也分析到大概十年,基本上能够国际化。

成思危:那么我的理想是人民币在十年以后,作为仅次于美元和欧元的第三大货币。现在根据人民大学的数据,美元占百分之五十二点几,欧元占百分之二十六点几,人民币前年的数据0.87%,我想人民币如果能够占到10%到15%,这可能就世界第三大货币了,是不是这样,我也很难说。

吴小莉:人民币的自由兑换,其实大家已经很担心所谓的风险和挑战了。

成思危:对,但是不能因为担心风险就无所作为,这是我最基本的看法。

吴小莉:我还是想帮广大的投资者来问一个问题,人民币的汇率的自由化肯定是必然的。那也有人觉得,在过去一段时间因为刺激经济的关系大量的印钞,人民币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值钱,就长期来说,未来可能是人民币和美元会双升值,甚至提到长期来看,人民币是会贬值的,您又怎么来预测?

成思危:人民币略微的贬值,这个完全可能的,谁也没有办法说预测怎么样,但是我一个基本观点,在今年内人民币汇率6到6.5是合理区间,这是有贬有升,没有关系。还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很多人,包括一些国外的学者,老是拿这个PPP来作为衡量汇率的,就购买力评价来作为衡量汇率的标准,我是坚决反对的,我在国际上是多次跟这些经济学家辩论,因为购买力评价是代表了是一个国家货币的国内购买力,而汇率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国际购买力。所以这样就牵扯到英国财经学院提出的,所谓巨无霸指数,说英国的一个巨无霸汉堡包,比在中国贵40%,说明人民币低估了40%,我说这纯粹瞎扯。为什么瞎扯,它比我们贵40%,不是因为面粉贵,牛肉贵,吐司贵,而是劳动力比我们贵,它的工人的工资比我们要高多了,对不对?我们之所以便宜是劳动力便宜,要按照这个逻辑的话,只有中国工人的工资达到了英国工人水平的时候,人民币才不会低估,这不纯粹瞎扯吗?所以按PPP来衡量这个汇率,是绝对错误的一种说法。

吴小莉:最后一个问题是,很多人觉得人民币的崛起,对美元的威胁太大,所以美国,可能是人民币要国际化一个很重要的阻碍点吧,他可能特别不乐意人民币的国际化和人民币成为一个强势货币?

成思危:对这一点来说,我一点也不担心,只要人民币能够逐步实现了可兑换,那就是在国际市场上,就是看谁强,看谁能够取得更多的信任。

吴小莉:谢谢您接受我们采访。

成思危简介:

成思危,湖南省湘乡人。民建成员,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华南理工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华东理工大学名誉校长,博士生导师。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主席。其父亲成舍我先生为台湾世新大学创办人、中华民国第一届立法委员会成员。


拼团小程序系统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怎么开通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