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城信息网 > 美食

弹指红颜,刹那芳华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8:27
摘要: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无常,不惹情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朝朝暮暮
听弦断,望月盏,云袖翻飞梦阑珊;
长街长,烟花繁,挑灯回看把琴叹;
星如梭,白绫展,风华缭绕笙歌缓;
满树花,风摇绽,三寸目光不见暖。———引言

花谢花飞花满天,十里长街桃花乱。我叫洛水依,千年桃花妖,那年春天,我幻化成人形,不问世事,纯白如纸,或许那是我一世中最无忧的时光吧,毕竟那时候的洛水依无牵无挂。
十里长街桃花乱,桃花如雨舞中天,我爱跳舞,特别是在桃林桃花纷飞时,翩然于花雨中,颠倒众生。世人都想成仙,妖更是痴迷,我本以为,凭我的修为定能及早修成正果,位列仙班,可是,他的出现,便成了我一生的劫。
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时代延绵,就像在我心中,你从未离去,也曾从未改变。那年春,我又起舞于乱花之中,花瓣与衣衫相融,舞到浓时,忘乎所以,直到丝丝琴音传来,琴音很美很美,美到我凌乱了舞步,抬眼望去,只一眼便是永生沦陷。
白衣飘飘,遗世独立,黑眸清幽如潭,薄唇削刻成刀,一股超出凡尘的风雅,使人无端相信,天上人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入得了他的眼,仿佛,天地之间,唯他一人而已。在我呆呆的望着他之际,他竟慢慢走了过来,随着步伐似水线般摇曳流动,在空气中,也似激起细水波荡。素白的袍子,无暇而接近透明的宫羽随风飞舞,更显飘逸出尘,乌发用一根银丝随意系着,漆黑云发华丽隆重的倾泻了一身,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着微风,与银丝带交织在一起,显得颇为俊逸。直到他到了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我觉得那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惊慌失措。
他可能是觉得好笑吧,淡笑着开口却又不失风度:“不知姑娘芳名?”可能觉得这样问好似有些突兀,毕竟他是人,可我不觉得,心里的激动已经多于慌乱,定了定神,才勉强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叫洛水依。”我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也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总之,一眼万年。
后来,桃花林中,日日起舞,却再也不见那位如谪仙般温文如玉的男子。相思入骨,我想追随自己的心,所以,我去找他,只是想不到他的名声竟是那样的大,他叫无由,世人皆称他“无由公子”,以琴艺扬名天下,他的一曲,千金难求。
面对感情,我是懦弱的,因此我流连于尘世只为见他一眼,听他抚琴,但却从不与他相见,因为我害怕,害怕有朝一日连这样偷偷的看他一眼的就机会都没有。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花满楼。我终是尝到心碎的滋味,优秀如他,怎会没有红颜相伴?我记得那个名字,柳陌烟,那女子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清冷如冰的无由公子只有在她面前才像正常人一样有喜怒哀乐,他是一块冰,寒气逼人,可是那个叫柳陌烟的女子却能轻易融化他。我忘不了无由公子那一声声“烟儿”,温柔如水。
不知为何,我左胸某处揪心的疼,疼得我眼角滑落一串又一串晶莹的液体,当时的我不知那液体为何物,后来才懂,那是眼泪。妖本无泪,除非动情,动了情的妖很难成仙,因为有了牵绊,我不知该怎么办,感觉就像被掏空一样,茫然无措,我的姐妹让我离开他,一心修炼,可是太晚了,桃花满天的季节那惊鸿一瞥,早已成为我一生的牵绊,当初一心想要成仙的我,早已踏上了另一条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爱不知所依,至死不渝。我只想陪着他,地老天荒,甘愿看着他与别的女子白头到老。
可是我不甘默默无闻的陪他一生,那样很苦很累,都说无由公子爱琴成痴,我便幻化为琴,千年古琴,怎不令他惊艳?当他抱着我离开,他的胸膛吻着我的侧脸,微凉的指尖拨动琴弦,我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无常,不惹情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朝朝暮暮,感受他指尖的温度,甘之如饴。无由公子虽然把心给了柳陌烟,可是与他形影不离的,却是我——洛水依。
我懂凡人的七情六欲,可我没想到,有朝一日,素来冷静的无由公子竟像常人一般惊慌失措,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心乱如麻,能让他失态至极的,恐怕全天下只有她一人可以做到。不再多想,抽出自己的灵力,追随而去。
残阳如血,我以为柳陌烟最多是个大户千金,我却没想到她竟是一国公主,如今即将远嫁他方,有那么一瞬间我自私的想,如果柳陌烟淡出公子的视野,那么我是不是有机会让公子爱上我,只是当我看清无由那心碎的眼眸后,便明白,只此一生无由公子都不会多看我一眼,无由爱柳陌烟,就像我爱无由一般,谁都不比谁浅。
再见她,身着大朵牡丹金秀美纱碧霞罗,逶迤拖地大红美裙,身披魅红薄纱。头戴凤冠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如果没有那双带泪的眼眸,我想她定是世间最美的新娘。朱唇轻启,一声“无由”令人心碎,我清楚地看到无由公子的眼睛红了,如果有一天,公子能为我流下一滴泪,即便让我粉身碎骨,我也甘愿。
十里红妆,不及伴君一里,半世荒院,不期等君一世,若情入红尘半染霜,伤之何惜,了却残生誓。想不到柳陌烟竟是如此刚烈的女子,为了守护这份爱情,竟用性命做了赌注,缓缓倒地的那一刻,温文尔雅的公子癫狂入魔,我用法力带走了他们,留下一队见了鬼般四处逃窜的人马。
我把他们带到了我与公子初识的桃林,看着公子抱着柳陌烟已冰凉的身子,我一声苦笑,卸去了自己的灵力,可能是我突然出现的缘故吧,公子终于注意到了我,只是他的那一句“你是何人?”轻而易举的击碎了我本来就不坚强的心。
“公子,我叫洛水依,一个路人,这位姑娘是你的心爱之人吗?我有办法救她。”一句话,公子如若死灰的眸子亮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我,我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我真的能救她,只是会有一点代价。
墨痕干,谁为你颠覆了黄泉;青雪染,谁为你织锦了江山;胭脂泪,谁为你等哭了容颜;三生石,忘川前,奈何桥边,我若声嘶力竭的呐喊,不知你会不会听见。我用千年内丹换了柳陌烟的性命,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只要公子开心,我怎样都可以。
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想一生陪着他,可是我做不到了,但我相信,公子一生都不会孤独。
后记:史册记载,无由公子于柳陌烟公主大婚一年退出江湖,浪迹天涯,携手一绝色女子,却无人知其身份,更为奇怪的是,爱琴如痴的无由公子随身携带的竟是一把断了琴弦的琴,终生不换。
伊人抚琴一人曲,伊人反复一人语。伊人起身轻舞衫,伊人一园一桃仙。桃仙化身一桃树,日伴伊人常笑颜。伊人回忆君子俏,伊人回忆伊人笑。山有木兮木有之,心悦君兮君不知。

共 25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篇古微故事新奇,人物形象鲜活,画面感强,描写细腻,语言凝炼,颇富诗意,情节波折,风格独具。桃花妖有情有意,爱情被她诠释得酣畅淋漓而又凄美。后记令人愈发遐想,留下无穷意味。推荐。【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01-18 20:16:50 欢迎入驻江山。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6-01-18 20: :18 拜读佳作! 一支素笔写尽流年小孩经常流鼻血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